教练克林斯曼改变德国足球(...

教练克林斯曼改变德国足球(II-II):身体训练新概念

by -
0 3431

编者语:

先锋教练引领训练的未来。2002年对于足球世界的体能来讲,其领导者无疑是希丁克和他的团队,他们将 “体能训练即足球训练”和韩国人的吃苦耐劳完美结合,打造了一支跑不死在的韩国队。而“体能训练即足球训练”这一概念一直影响至今。

不得不说克林斯曼在德国队工作时引入的Mark Verstegen也是这样一位先锋教练。他所整合的训练体系丰富了身体训练的内容,他的倡导的“运动表现金字塔”重新定义是专项身体训练体系,改变了以往空泛、简单的对于“一般训练、专项训练”的分类,并提供了大量切实有效的训练方法。他也许不是训练方法的创造者,但他所推崇的训练体系无不体现着美国人特有的整合能力和推广能力。如今这些方法已经在世界各地的俱乐部、国家队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应用。

本文是2006年世界杯后,《成功足球》杂志对于Mark的一个专访,中文版见中国足协《足球训练》杂志2007年第一期。

原文名称:如何达到最佳竞技状态- 德国足球队备战2006世界杯过程中的体能训练

原文来源:摘自《成功足球》,作者Manni Klar

中文来源:《足球训练》,曹晓东、曾民 译

对任何一支球队来说,备战世界杯都是一项艰苦的工程。尤其当你是东道主,而且你的球队过去已经是一个成功的足球强国的时候,备战工作就更加困难。人们对于德国队也有着较高的期望值。因此越临近比赛,所感觉到的压力就越大。

当你与世界最高水平球队对决时,不能给对手留下任何机会,你需要确保自己的球队在比赛中处于最佳竞技状态。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德国队的主教练克林斯曼为自己网罗了最优秀的体能训练专家协助自己完成备战工作。为了提高运动员的体能水平,他从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Athletes’ Performance引进了体能训练专家Mark Verstegen。

体能评估与跟踪研究

距世界杯开赛两年前,Mark Verstegen和他的工作小组协调组织了医疗专家组、教练组,对运动员进行了全面测试。观察了运动员在训练和比赛中的表现,并且使用功能动作评估(FMS)对运动员的灵活性、稳定性、速度、力量、灵敏、有氧能力、无氧能力以及上肢力量进行了全面的测试,以确定运动员的不足之处。

通过由七种测试组成的FMS,可发现运动员身体的不对称性,这些不对称最终往往会导致过度使用或急性损伤,并且研究表明:机体的不对称与伤病率和运动能力相关联。根据FMS测试结果,教练员针对每个个体制定个性化的纠正训练方案,并以DVD或书面材料的方式发放给运动员,以供他们带回各自的俱乐部进行自我训练。

除此之外,Mark Verstegen还实施了运动能力测试,以评价运动员的功率输出、加速能力、绝对速度、多向速度和机能状况。针对运动员个人情况所制定的运动处方也标定了他们在这些方面的不足。

在离世界杯开赛前的18个月期间,Mark Verstegen进行了多次这样的测试,结果表明:运动员的FMS得分呈逐渐增高的趋势。在即将组建参加世界杯队伍时,教练员非常重视运动员的机能状态,因为从中可以发现主要的限制运动能力的因素。

Mark Verstegen访谈 SIS – 《成功足球杂志》记者,MV – Mark Verstegen

SIS在两年的备战过程中,运动员进行过多少次测试?

MV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们至少进行了6次测试。在一些测试实施过程中,我们进行了乳酸阈测试、速度测试和灵敏测试。其它的测试包括一些运动功能和康复要素,以及一至两项的易于操作、且不影响接下来比赛的运动能力测试

然后我们结合数据,查看球队如何排名。着眼于伤病减少策略和运动能力测试,从而开始获得制定运动处方的科学基础。通过运动能力测试,可知运动员的体能水平(摄氧量、乳酸阈),和我们认为有效实施克林斯曼攻守策略位置打法所需要达到的体能要求。据此,我们为运动员制定自我训练任务。

Oliver Schmidtlein(拜仁慕尼黑队体能教练)、Craig Friedman和Shad Forsythe(Athlete’s Performance教练组成员)的工作非常出色,通过他们的努力,每一名运动员都得到了个性化的训练方案。我们告诉运动员,“这是我想要你们完成的热身练习,这是我希望你们做的恢复性练习;如果你需要提高速度或力量,这是你需要做的最好的练习。训练之后,如果你觉得还需要更强的力量或更强的体能,这正是你需要做的练习,一周一天或两天;同时,也是确保你的体能水平达到完成克林斯曼打法位置要求之所需”。因此这就是我们所做的评估材料,也是克林斯曼最终选择国家队队员的依据之一。

SIS采用何种方法测试运动员的不足?

MV首先,我们采用了Gray Cook功能性动作评估体系来观察运动员在动态运动过程中身体如何完成动作,从而了解运动员的灵活性、稳定性。如果运动员存在左右、前后或旋转稳定相对于线性稳定的不对称或不平衡现象,我们可以说“这些运动员损伤机率较高”。因而,我们会根据这些数据为他们提供纠正方案。

其次,就是观察运动能力测试。这些测试数据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指示器,让我们知晓运动员在哪些能力方面需要制定运动处方:运动员经过努力,哪些能力能够达到最佳恢复?我们先从运动员的一个限制因素如灵敏性开始引导,然后再转移至下一个限制性因素。

测试结果决定了运动员的个人训练方式,也决定了全队的训练方式,这是由于运动员的具体情况决定了他们在比赛最初的20分钟内能够做什么;团队需要什么:更多的灵活性?更多的稳定性?还是更多的组合练习?

SIS根据这些测试结果,采用何种个性化的练习以提高运动员在这些方面的不足?

MV每一名运动员都有自己的训练记录本,而且也有针对其个人需要而制定的特定热身活动。我们不相信通过询问来自于运动员的荒谬数据,而是很实际地告诉他们,“先做5分钟的这种练习,再进行训练!”。对于训练记录本而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个性化。记录本里也包含一些一般性的关于恢复、再生、营养、心智方面的知识 – 我们希望这些知识在此之中。但该记录本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是:“这只是一个训练指南。请寻求球队理疗师、体能教练来帮助你完成这些训练计划。如果有其它更有效的方法可以引导改进你的不足,请尽管使用。国家队获得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我们团结一致地工作。”因而,我们真正地期待运动员全力以赴地去完成为他们所设计的个人训练。

现在,无论他们是在那里获得了许多支持,还是头痛脑热,最关键的是他们知道如何去做。

SIS是的,因为他们也有压力。

MV压力挺多的 – 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确切而言,我也期望如此。对于国家队的运动员来说,他们属于俱乐部。

但是,我们认为,每一名运动员是在为自己踢球。球队与运动员都有合同,并为运动员提供一定的服务;反过来,运动员有责任保证他们的出场率并提供高质量的产品。

SIS五月份,即世界杯开赛前一个月,你们采用了哪些特定的体能测试和训练为保证运动员在世界期间达到最佳的运动状态?

MV我们最后一次主要测试安排在进入世界杯集训营前最后一场比赛的前六周。因为,世界杯集训营并不是进行测试和训练的最好时机,而是集中精力在技战术工作的最佳时机。

因而在当时,我们工作重点是在前14个月的工作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体能重建模块,并将这些模块放入到速度耐力、力量耐力等训练之中。当运动员进入世界杯集训营时,这是让他们进行恢复的时期;同时让他们进行系列比赛,以确保象我们标定个人体能限制因素一样来标定队伍技战术限制因素。

由于有五名运动员没有参加联赛,因而我们打算让他们离开国家队。但是克林斯曼知道他们的能力,也深信如果我们努力工作加强他们的速度应该没有问题。因此,他们随队参加了在撒丁岛(Sardinia)的集训,最后也随队去了日内瓦(Geneva)。

SIS你让他们很健康。

MV健康且健壮。同时,这也是我们所能做的一切。

SIS你做了大量工作以消除运动员的弱项与不足,那么,有多大工作量放在预防性工作上,有多大精力放在提高运动能力上

MV第一个月,我们的工作主要以预防为主。我们认为“应该降低运动员潜在的损伤、使他们保持健康与活力,那么就像在俱乐部队表现得一样出色,以致拥有更高的比赛风格;运动员拥有更高的比赛质量,也将更健壮。”

基于这些基本原则,我们开始发展运动能力训练。每次我们都会增加一个训练单元。最初,实施损伤屏蔽和减少损伤的策略;之后使用了功能动作训练体系。再后来,我们实施运动基础性训练,支柱性力量训练,稳定性训练实质上这些都是预防要素;再后来,我们还对运动员进行了营养、恢复方面的知识培训。

大约在第四阶段,我们开始着手提高运动员速度,主要集中在基本速度素质方面。通过一到两期的集训之后,我们认为“应该提高运动员的爆发力”,然后我们就引入更多的爆发力训练。

在此之后,特别是最后六周,我们对队员说:“OK,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这些不同的训练,你们要能够在高水平的比赛中使用它们。因此,请你们在德甲联赛中去尽力使用它们,同时你们还必须进行一些额外的体能训练以保证整个赛季的良好状态。”

SIS运动员每天都要做个人练习吗?

MV如果每天都安排个人练习的话,大多数队员只需要每天花上几分钟的时间;如果不是每天的话,可能一周需要练习几次。

SIS让我们假设一下:您为他们设计安排的个人训练与他们所在俱乐部的日常训练有所冲突。为什么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MV对于大多数队员来说,不会出现冲突的情况。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建议,会告诉他们“请将这些个人训练计划与你们的教练员、理疗师交流一下;也许他们能帮助你。如果他们有任何问题,请随时来电联系”。但是,在赛季的最后阶段,众所周知,俱乐部的想法是:“我们将进行恢复性训练,没有更多的心情在训练上,因为再有三周赛季就要结束了,我们还有必要上量吗?”但是,对于国家队来说,再有三四周我们的赛季就要开始了。因此,如果运动员不能在俱乐部进行个人练习的话,他们有责任自己去做。

SIS给人以深刻印象的事是你和克林斯曼深信队伍认为这是大家共同的事。

MV的确如此。但事实上这也艰难。因为,最初的时候他们会说“为什么我们会请一个美国人呢?我们有必要非得这样去做吗?”不过,这也在我意料之中。

但是我们最关注的是团队:我们来此就是为了支持克林斯曼,使运动员适合他的打法要求。为了能够到达这种效果,我们有必要告诉队员:“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的缘由;这就是如何使你们成为更优秀的运动员及提高场上运动能力。我们对所做的每件事都有绝对的理由:它们具有目的性,它们是为你的需要量身而定的运动处方。我们不需要你们只是为了工作而工作。我们做的每件事都非常严谨,通过减少潜在的损伤或提高运动能力来帮助你们成为一名更好的运动员”。此外,还要指出的是:引进这种体系,需要看它的效果。并且,队员会马上感觉到不同。热身刚完,他们会说:“哇,我从来没有感觉这样好。”但同时,我们也会安排一些他们从未见过的训练方法,媒体会嘲笑这些方法 – 这是一种挑战。这些队员大多数都是世界级水平的运动员,而这种训练体系直指他们的弱项,并且要求他们努力弥补他们的弱项。对高水平运动员来说,这不是好笑的事,对于从事这项运动的人来说同样不是好笑的事。人们总是不喜欢直视自己的弱点。当你能够做得很好的时候,你往往不想学习新事物。但当他们看到结果、体会到好处时,他们就会努力去做。因为,这些练习是有效的!

SIS这种团队建设的方式效果很显著,看起来非常不错。

MV此外,这已经超越了技术的范畴,也超越了体能的范畴。这是我们想要培养的团队文化。

SIS: 各种事都会依序出现。

MV嗯,这是我在日内瓦曾经问过的一个问题:体能优势能赢得世界杯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我们可以找大量的体能好的队员,但这没有用。你在世界杯上将消耗大量的体能,但体能不能保证你赢得世界杯。

显然,体能是可以精确控制的事物。因此,我们队每次走向比赛场时,我都能确信他们有能力站在场上并且尽可能地表现出他们的最佳水平。但是,在实际比赛过程中,你仍会发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队员必须全力以赴地去比赛 – 因为,足球比赛你必须得这样做!人们都说我们的工作是革命性的,但其它一些事性应该少一点革命性,多一点渐进性。

推荐阅读:

足球专项训练(点击进入)

教练克林斯曼改变德国足球(II-I):改革者克林斯曼(点击进入)

足球队赛季前综合身体训练(点击进入)

扫描二维码,关注“足球体能教练网”微信公众订阅号

足球体能教练网 公众平台 12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