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专项体能

足球专项体能

by -
2 1671

联赛结束后的学习强度还是很大的。11月份读了5本身体训练方面的书,11.10-15足球教练职业班做体能讲师的翻译;12.10-30自己参加足球教练A级班的学习;其间给A级班讲了一次体能课,29、30两天给B级班讲了两天的体能课。

无论学习、讲课还是翻译都是一种学习。这么密集的足球专项的培训已经有4-5年没有参加,感觉到了现代足球的许多变化。还好,自己平时也关注的、训练中也把握的要点与现代足球的要求还是切合的,比如身体训练中强调的“高强度活动的质量”、“对球的压力”、“攻守转换时的表现”、“反复高强度的活动能力”以及根据这些核心概念而形成的“预防损伤、提高运动表现”身体训练系统。

在B级班讲体能的第一课,我给出了一个辩论题:

2014年的世界杯,德国队获得了世界杯,有人说是克林斯曼的胜利。2004年,德国足协决定让克林斯曼成为国家队的主教练,在德国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其中不说,其中他从美国找了一个体能团队帮德国队进行身体训练,就是一个非常大的争议。2006年世界杯以后,克林斯曼的助手成了国家队的主教练,而体能团队一直保留至今。如果我们回到2004年,并假设你们是德国的足球教练,你们的辩论主题是。正方:克林斯曼应该讲美国人给德国队做身体训练;反方:克林斯曼不应该讲美国人给德国队做身体训练。

有意思的是,很多学员开始拿出手机查“美国人给德国足球队做身体训练”这回事。我不并是要表达足球人孤陋寡闻,而是感叹“体能热”渗透至专项还任重而道远。11月初也曾在上海举办国家级田径教练培训班上给那些田径教练们介绍了现代身体训练体系时,和这次的感觉是近似的。

其实,关于“美国人给德国足球队做身体训练”这回事,在中国足球的《足球训练》杂志的第一期(2007年)上就有,可惜当初翻译的这些文字已经没有引起更多的人关注。

我应该庆幸在2007年看到这篇文章,它引领我更深入地认识“大体能观”,并选择体能教练的方向,走到今天。与AB班的交流希望是一个开始,中国足球的发展与提高需要各方面的共同进步,希望更多的人重视体能、学习体能。